科普新聞網

科普新聞網

動漫城里變了味的“就職培訓” 明知違法卻積極主動參與

發布時間:2019-06-20 08:17:07 來源:檢察日報 責任編輯:caobo

“大家一定要注意,有警察上門,接待要熱情,要自然,不要緊張,他們如果問起來就說是正經的游戲機生意。”開業伊始,鄭明等人就如此交代工作人員——

動漫城里變了味的“就職培訓”

王宇

5月13日,經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檢察院公訴,法院作出一審判決,以開設賭場罪分別判處郝文東、汝南、黃原、郭梅、周冰等5人六個月到七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,并分別處人民幣2萬元罰金。郝文東、汝南等5人只是竇勇、鄭忠武等人開設賭場犯罪集團中從事收銀、望風的人員,其他人員此前均已受到刑事追究。

前車之鑒,沒有吸取

鄭明專門建議添置一些新的賭博機

現年40歲的臺灣人鄭明,前幾年在上海入職一家動漫城,并做到了店長的位置。這家店名義上是動漫城,實際上并沒有循規蹈矩地合法從業,而是偷偷在店內放置了一些賭博機,做起了非法勾當。該動漫城所在公司旗下的其他幾家店鋪也同樣操作,只為吸引顧客,最大可能賺取利潤。

但是“好景”不長,隨著打擊力度加大,鄭明任職的動漫城不得不關門停業,其他幾家店鋪也陸續關門。與此同時,公司一名負責人“風哥”找到鄭明,告訴他上海這邊暫時沒法營業了,但是公司在江蘇南京的一家動漫城即將開張,準備安排他到那里當店長,負責裝潢、開業、運營等事務,同時告訴他,如果不接受這樣的安排就得回臺灣。鄭明也清楚,按照公司一貫的經營方式,到南京開動漫城肯定也是要在里面放置賭博機的,但短暫考慮后,為了賺錢,鄭明還是決定聽從公司安排。

2017年8月,鄭明到了南京,并通過“風哥”介紹認識了竇勇,他這才知道,自己即將任職的動漫城原來是竇勇經營,現在改由自己公司與竇勇共同經營。之后,鄭明與竇勇就動漫城的裝潢、運營等情況進行了詳細溝通,緊鑼密鼓地開始了籌備工作。在裝修中,鄭明拿到裝修材料及施工費等報價后,及時向“風哥”和竇勇匯報,待二人決定后再告知裝潢公司進行施工。

鄭明發現,這家動漫城以前就放置了幾臺賭博機,但是有的賭博機里面的內容不新鮮,在市場上吸引力并不大。為此,鄭明專門向“風哥”和竇勇二人建議,要增加一些機器,這樣才能更好地激發顧客玩樂的興趣。“風哥”和竇勇考慮了一番后,便同意了鄭明的建議,添置了一些新的賭博機。

2017年8月底,這家名為動漫城、實際上是賭場的場所正式對外營業。這家動漫城設置了暗門,在暗門以內的場所設置了A、B、C三個不同的區域,每個區域都放置有不同的賭博機。操作方式也非常簡單,客人進店之后,先到柜臺用錢充會員卡,既可以現金支付,也可以微信、支付寶轉賬,然后拿著會員卡插到賭博機上就可以操作了,每臺機器的賠率不一樣,分數變化也不相同。如果不玩了,卡上剩余的分值可以到柜臺處兌換成錢。

人員眾多,層級分明

明知是違法行為,動漫城中的工作人員仍然積極主動參與

“我現在到南京一家動漫城當店長了,你過來幫我吧。”動漫城開張,人員要趕緊配備起來,鄭明想起在上海時的同事徐勇,邀請他來南京上班,并承諾讓他當管理人員。

“好的,我盡快過去。”徐勇聽說讓自己擔任管理層,工資比上海還高,就答應了。二人原先的同事王娟也一起過來了。

這家動漫城的工作人員來源比較多樣。比如徐勇、王娟是鄭明帶過來的;有的人是“風哥”從其他地方調過來的;有的是竇勇安排過來的,比如之前在動漫城上班或自己熟識的人員;還有的是通過網上或者其他途徑招聘過來的。

在實際經營過程中,“風哥”一般遙控指揮。動漫城內,竇勇是股東,負責經營管理等工作;鄭明是店長,聽從“風哥”和竇勇的安排,負責具體的經營管理事務;徐磊、邱騰、吳猛、徐勇、王娟等人為管理層,負責人員管理和事務處理;馬軍、馮力、錢柱、黃尋等人為監督人員,負責處置場所內發生的事情,并監督人員賬目往來、欠款收支、機器維修等事項,此外還可以監督所有人員的行為,包括管理層;雒偉為機修,負責賭博機維修及難易程度調整;另有從事收銀工作的郭梅、周冰,以及郝文東、汝南、黃原等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該家動漫城是竇勇伙同“風哥”共同經營,所以,動漫城中的管理層又分成兩個派系。

不管哪個派系,他們明知在動漫城內擺放賭博機進行營業是違法行為,都積極主動參與。“干得好可以提拔,工資逐級加”,這句話一直激勵著動漫城的工作人員。

管理制度,非常嚴密

他們對動漫城的經營進行調整,吸引更多客人前來玩賭博機

“你們做下周工作報告,依次進行。”乍一聽,多數人可能誤以為這是正規公司在開會,實際上這是動漫城每周雷打不動的周例會。

作為店長,鄭明每周一早都要組織管理人員開會,參與會議的人員要寫周會工作報告,報告內容主要是介紹客人情況,分析上周來玩賭博機的客人數量、哪些老顧客來了、哪些老顧客沒來等等。

根據工作報告,作為店長的鄭明會跟參會人員共同分析哪些工作需要進一步改進,如何更好地吸引客人。為了解客人情況,動漫城的“臺干”還會安排人員通過電話對客人回訪,重點是那些長時間不來的客人,掌握他們的動態,為什么不來玩、是否在其他地方玩、想玩哪些機器等等。根據電話回訪的情況,他們對動漫城的經營進行調整,吸引更多客人前來玩賭博機。

玩過游戲機的人都知道,游戲的難易程度是可以調整的。賭博機也是一樣,而這也成為鄭明等人暗中操控的手段。如果某臺賭博機的難度較大,鄭明就會安排機修人員將難度調低一點,讓客人贏一點錢,吸引他們繼續玩下去;如果某臺賭博機的難度系數較低一直贏錢的話,鄭明就會安排機修人員將難度系數調高一點,好讓客人輸錢,自己獲利。

除了周例會以外,竇勇、鄭明等人還制定了一系列公司管理制度,并安排人員統一食宿,給所有人員配備了對講機,以便于管理。

根據營業需要,除保潔和廚娘固定時間上下班外,竇勇、鄭明等人對動漫城其他人員進行了相應的排班,分為早、晚兩個班次,早班從早上8點到晚上8點,晚班從晚上8點到早上8點,每班都有相應的“臺干”、“陸干”、監督、收銀、望風等人員在崗,保證正常運營。

日常經營,慎之又慎

設置暗門,將對外公開區域與擺放賭博機的區域物理隔離,避免被外人發現

“大家一定要注意,有警察上門接待要熱情,要自然,不要緊張,他們如果問起來就說是正經的游戲機生意。”開業伊始,鄭明等人就如此交代工作人員。

為逃避打擊,他們可謂是絞盡腦汁。比如,設置暗門,將對外公開區域與擺放賭博機的區域物理隔離,避免被外人發現;安排接待人員甄別賭客,對可疑人員一律不接待,一旦發現執行檢查人員,立即通過電話、對講機等通知;在應急處置上,對可能暴露的情況進行了充分考慮,制定了現場撤離工作流程、外哨值班作業流程等規定,并就現場如何應對等事項對工作人員進行了培訓。

除此以外,在經營過程遇到問題的時候,他們也是小心翼翼,竭力避免事態擴大,尤其避免有人報警。如果玩賭博機的客人之間發生了摩擦,他們會趕緊上前處置協調,控制現場;如果附近居民因噪音、停車等問題前來投訴,他們也會想方設法予以安撫并盡快處置。

有些客人玩賭博機輸光后,可能會出現找茬等情況。對此,他們也有一整套應對方案。對于要求退錢或者返分的客人,當班的監督人員會出面商談,如果返分不多,則由監督人員、“臺干”、店長分別簽字予以確認,如果返分較多,除上述人員簽字外,還要求客人手寫一份保證書,并將該客人的相關信息交代給前臺,將其拉入“黑名單”,不準其再到動漫城玩賭博機。

雖然他們采取了一系列的“隱蔽措施”,試圖逃避打擊,但是,僥幸的了一時,僥幸不了一世。竇勇、鄭明等人開設賭場的犯罪線索還是被公安機關發現。

2018年3月,公安機關組織警力對該場所進行突擊檢查,當場查獲具有賭博功能的機器12臺(合計72個機位)、參賭人員13名、賭資7萬余元,并先后抓獲鄭明、徐磊等11名犯罪嫌疑人。

2018年6月29日,南京市鼓樓區檢察院對鄭明等11人提起公訴。同時,針對“風哥”、竇勇等人在逃的情況,鼓樓區檢察院從追逃方向、策略等方面提出意見建議,引導公安機關繼續偵查。

在鼓樓區檢察院及公安機關的共同努力下,2018年7月,竇勇被抓獲歸案,并于同年10月移送審查起訴。鼓樓區檢察院認為,隨著竇勇的歸案,對于竇勇、鄭明等人犯罪集團的認定證據鏈得到進一步完善,應當認定為犯罪集團,遂在對竇勇提起公訴的同時,對鄭明等人開設賭場追加起訴犯罪集團的事實和認定。

2018年12月27日,法院作出一審判決,認為鼓樓區檢察院關于竇勇等12人組織犯罪集團開設賭場的指控事實清楚、證據充分,以開設賭場罪分別判處竇勇等12人三年零六個月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12萬元至3萬元。后鄭明、吳猛等7人提出上訴。

2019年4月7日,南京市中級法院作出終審裁定,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2019年4月22日,鼓樓區檢察院對同案犯郭梅、周冰、郝文東、汝南、黃原等人以涉嫌開設賭場罪提起公訴。

案后說法

嚴格的管理,完善的制度,有序的運營,定期有電話回訪,每周還要開工作例會歷數上周工作得失、剖析存在問題、研究部署下一步的工作方向。乍一看,這完全就是一個公司的“標準化”運營模式,可誰又能想到他們經營的實際上卻是一個賭場呢?

縱觀該起案件,竇勇、鄭明等人當然知道自己所從事的活動是違法的,一旦被執法部門發現肯定要被嚴厲打擊,所以他們在日常經營活動中處處小心,不僅采取了暗門、望風等多種防范措施,更是制定了多種應急預案,傳授工作人員應對檢查和其他一些緊急情況的方法和舉措。既然明知道種種不利后果,但他們還是“義無反顧”地投身到該項非法活動中去,說到底還是一個“利”字在作祟,認為這項“工作”既不繁重,也能給自己帶來不菲的收入,可謂是“休閑掙錢兩不誤”。以鄭明為例,一個月的底薪就超過1萬元,還有數千元的加班費以及一些其他費用。

但實際上,竇勇、鄭明這些人卻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,而沒有認真去思考、盤算深層次的東西,在人生的道路上算錯了賬。透過他們作案的手段,我們大家應該也都能夠發現,竇勇、鄭明他們這些人都具有一定的管理水平和能力,相信他們即使是從事其他工作或者經營其他生意,應該也會有不菲的收入。但可惜的是,他們不僅沒有將自己的這種能力用在正經營生上,反而挖空心思,想著怎么鉆執法空當,在“動漫城”的幌子下從事開設賭場的非法活動,最終害人害己,受到了刑事責任追究。

竇勇、鄭明這些人已經為他們的荒唐行為付出了代價,等待他們的將是牢獄生涯。但同時,我們也要說說那些前去“動漫城”玩賭博機的人員,其實,他們既是受害者也是違法者。說他們是受害者,是因為那些賭博機實際上是被竇勇、鄭明等人控制的,難易程度是由他們在后臺操作的,贏多贏少其實是由他們這些人根據賭場的運營需要而決定的,玩賭博機的人說白了就是“送錢”給人花。說他們是違法者,是因為賭博是違法行為,玩賭博機也是賭博的一種,這些人懷揣僥幸心理,覺得自己技術好、手氣佳,希望可以大殺四方,企圖一夜暴富,走上人生巔峰,實際上卻是誤入歧途,不僅損失錢財,有時候甚至還連累家庭,更甚者妻離子散,家不成家。

俗話說得好,君子愛財,取之有道。只要腳踏實地,踏實肯干,總能夠憑借自己的雙手闖出一片天地,打造一份屬于自己的事業,沒必要將心思放在鉆營“歪門邪道”上,那樣雖然能夠眼前獲益,但必將帶來不可承受之后果。

(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 朱赫)

金玉满堂APP 热血江湖梅赚钱吗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助手 山东鲁能vs上海上港直播 亚博的pt电子 博彩线上娱乐网站 11选五 中专怎么样可以报考mba 买黄金定投赚钱吗 打鱼输的倾家荡产 如意彩票怎么了 合肥按摩师招聘信息 888棋牌中心官网 冠军足球平台游戏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江苏时时开奖结果 东莞酒店小姐价格